YUI

主人的来福:

燃烧的龟吼-台湾网路票选第一名的海边拍摄景点

千阳:

已经很长一段时间,基本在“Fuck my life”的状态中度过,

日子像拉不出的papa,打不开的菊花,蹲在坑儿上,半个世纪的漫长。

一张憋气苍白忧伤的侧脸,消融在夕阳里。

再使劲也没用。papa它就是不出来。

我啊,总觉得,抱大树可以解决所有的不开心。

最好再有个树洞,把头埋在里面。

我也不知道故事是怎样发展成为这样一个沉默的结局。

下雨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湿了。

而我,只是在等着我,不再在乎。